【大圓滿法門簡介】

明心精舍 金剛上師 德威仁波切
2007年2月

「大圓滿法」需實際依師參學以真參實悟,以下簡介都是為未悟者依方便而說,一落文字不免纏縛,讀者切莫取文字相吹毛求疵。

「九乘佛法」中,密最重視即身成就的「無上瑜珈部」,在實修過程有「生起、圓滿、大圓滿」三個次第,新譯派(白、花、黃教)稱「父續、母續、無二續」。

其中「大圓滿(藏音DzogChen)」是舊譯寧瑪派(紅教)的不共最高即身成佛法門,為法身佛普賢王如來在佛界淨土宣說,由勝喜金剛(Garab Dorje)祖師帶來人間。

大圓滿法」聽聞得解脫的頓悟法門,上根者聞法同時解脫。此外密續有云,今生如能聽聞到大圓滿教法,即使不修,由此因緣將來在「空行劫」都能得到解脫。

「大圓滿法」引見自性的善巧與他乘略為不同,並不認為「佛」高,「眾生」低;認為「佛」和「眾生」同一體性,不同處只在於自性認不認識自己-「覺悟」和「迷惑」的差別。行者其實離佛的境界非常接近,每一刻都有機會明心見性。

「大圓滿法」乃自性當體流露,立地了悟,是最高超圓滿速成的即身証悟法門,一切如來所說法,無不流入大圓滿海中,有如登高山頂遠眺十方,得此法其他各乘教法都能一目了然。

《「大圓滿」的意義》(dzogchen)

大圓滿」是能直見萬象本淨的究竟智慧,即《金剛經》所說:「見諸相非相,則見如來」。覺悟者除肉身感官經驗到外在現象(諸相),但正覺智慧同時能照見超越色相的無相真如本體(非相)。這真如本體也就是《心經》所說:「諸法空相(即實相)不生不滅」。

諸法(一切自心外象)生起的當下剎那,超越能修所修,離執即體,原本清淨解脫,故稱「圓滿」,這也就是《心經》所說:「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」。

正如《楞嚴經-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法門》所說,這「寂滅十方圓明」的真如智慧「超越世出世間」。輪迴涅槃一切現象都不離這真理,故稱「」。就如王者印契通行十方,因此又稱「大印」或「大手印」。

《大圓滿道》(dzogchen path)

眾生因不認識這萬象體性本淨的實相,自迷自縛而枉受輪迴,雖迷時淪為眾生,但自性原本清淨圓滿;為使這蟄伏的佛性由隱而顯,而修「大圓滿道」,以下簡稱「大圓滿」。
「大圓滿」是即身証道的了義法門,實修可依方便分為三次第:

  1. 分別輪涅(藏音「汝欣」)」:前行;
  2. 立斷(藏音「徹卻」)」:明心見性悟「」;
  3. 頓超(藏音「脫噶」)」:起「」以達究竟,化虹即身証報身佛。

《大圓滿的前行-「分別輪涅」》(藏音「汝欣」)

必需由根本上師親授完成生圓次第前行的入室弟子,在閉關時聞、思、實修,內容不宜公開談論。

《大圓滿的前半部-「立斷悟本淨」》(藏音「徹卻、卡大」-以直指禪法在立斷妄念時,親見本淨真如)

「大圓滿」的前半部,始於根本上師加持入室弟子,以特殊方式立斷弟子妄念遷流,並指示弟子當下認取本性見性;以及在自性智慧覺醒同時,徹悟心的作用明心 ,由此啟發而明心見性,從此轉識成智,性為體、心為用,得到「」,並指示如何悟後「、合(這些都是為未悟者依方便而說),保任到定慧成熟時,就能如《心經》所言:「遠離妄想顛倒,度一切苦厄」。

為引導未悟者得到入手處,依「」一體三面而指示自性體用。

《大圓滿「見」-「明心見性」》(藏音「徹卻見」trechod view-見自性本淨,妄念自起自滅不離法身)

一切眾生真如法性原本「不生不滅、不垢不淨、不增不減」;真如「體、相、用」的「法、報、化三身」本自具足,不必向外馳求。

但眾生五毒遮五智,五蘊遮五身,業及污染遮蔽自性境界,不識實相。雖無始未離大圓滿境界,卻視而不見,用而不覺,因此隱而不顯。俱生智和俱生無明無始混合在一起,所以不得解脫。

徹卻」是藏音,意思是「立斷(cutting through)」,指上師加持弟子使妄心休歇的特殊方法。「卡大」是藏音,意思是「本淨(original purity)」,指心的本性本來清淨(「清淨」亦是依方便而說,實指「諸法空相,不垢不淨」離諸邊)

行者可在因緣具足的情況下(一般指淨障集資、上師相應的基礎已立),依上師直指引見得到啟發而「頓悟」。在妄念遷流立斷的當下,面見本淨自性,由上師引見印証,親見離開任何覆遮的自性法身為何物(見性(「見」非肉眼或意識心所見,亦非有「能見」與「所見」二邊,難以形容,悟者方知)

自性智慧覺醒同時,並識得一切妄念在這自性上自起自滅(明心),不需整治亦不相續,就像水上畫圖,空中鳥跡,生同無生,妄念不離法身,本自解脫。

如此八萬四千煩惱在根本上得到清淨。

當體立斷妄念之流時,識得這超越能修所修的自性境,是名得「大圓滿見 (dzogchen virew)」開悟(又稱「(藏音)徹卻(trechod virew)」或「(view)」)。離此當下自性智慧外別求解脫,絕無是處。

上根者經已悟聖師直指即通達,聽聞即開悟。如能認清這本來清淨的自性,也能(所謂「定」只是依方便而說,並非有能定之我與所定之境)在這本來清淨上,並不需要其他方便。普通根器者則有其他止觀、修氣脈等前行方便。

《大圓滿之「修」-「住見不離」》(藏音「徹卻定」meditation)
《大圓滿之「行」-「以見解縛,即煩惱即菩提」》 (conduct)

但未達究竟前,還需依「任運無修不離修」之旨「保任」。「」者護持「不散」;「」者放任「不守」。

開悟後的修持關鍵在「無修不離修」中「念念見清淨自性」,每一念起的當下,同時自性不昧。漸漸自性智慧相續,一切念頭生起當下,不需整治亦不相續,就像水上畫圖,空中鳥跡,同時在這體性上原地自解脫,自起自滅,隨妄本淨,生同無生,如此通達「煩惱本性即菩提;妄念不離法身」,自性無需修整但也從不散亂

如此這已悟的自覺本智就像照妖鏡,能照見五蘊皆空,能度一切苦厄。這「無修之修」或「無修不離修」就是「徹卻定」;也就是《金剛經》所說:「應無所住,而生其心」。

  1. 體-體性不著有,一法不立,一塵不染,無念無相無住,「應無所住」;
  2. 用-亦不取斷滅相,不廢其用「而生其心」-「對境心數起,菩提作麼長(妄念不制不隨,自起自滅,隨妄本淨,生同無生;菩提自性從未被遮蔽)

得「徹卻見」開悟就像盲人開了慧眼,之後再修「徹卻定」而「見修雙運」,就有如盲人復明後能看清方向走向佛土。

真得到「大圓滿智慧」能使行者剎那出三界得解脫。就好像澆息了煮開水的火,雖然眼前水還是熱的,但由於火根已斷,假以時間,水自然會冷卻。真見道後由於煩惱根源已破,略經修持將能得到解脫。

如不得「見」,則沒有辦法起正「修」。這無相心印之「見」必須在言語道斷,心行處滅親見。

《依大圓滿法「徹卻、卡大」開悟的特點》

一般各乘依文字般若以思惟抉擇「見地」的最高點(如「中觀」),仍不離腦筋意識,屬「思慧」,真正的開悟,超過了「思慧」的最高點,親至起心動念脫落處,面見無生,超出一般所謂的「見地」,這才是真正「修慧」的開始。

依「徹卻」開悟,是依上師口訣加持,寬坦任運,在自性離覆遮的自然狀態,直接認取本淨俱生智,以明心見性。不依分析思維推理,並非四禪八定,也不是參禪,更不是修無念無想定境。要知佛法並非一般哲學的純粹唯心論,假名的「真心」其實統攝了心物一如龍欽巴祖師說建立「萬法惟心,心性本空」的信念見地,只是示以入道的方便,並非大圓滿心髓的究竟密意。

寧瑪派大圓滿法和其他新派也有一些不同的地方,在有些新譯派看來,必須先消除較粗的(六)識,才能露出真如本來面目。

但舊譯寧瑪派大圓滿,不藉推理思維,不中止六識的運作,在內外某種條件下,引出真如淨光自性,加以認取。徹悟真如後,一見永見,狂心頓歇在這三世諸佛安心之處。

從此正覺自性智慧覺醒,瞭知自心外境都是真如的遊戲,如日出日光,出於真如,歸於真如,只保任此覺悟(這是依方便而說,並非有「能」保任的「我」,與「所」保任的「境」),不散不守,不取不捨,這是不造作費力的自然修行。這種層次的修行,完全不取於相;但由體起用現見淨相,亦不廢於相。不取空亦不取色,即色即空,即空即色,真正通達色空一如,心境雙泯,進入超越相對戲論的無上菩提一如境界。

這種修法,不須佈壇、設供、結印、持咒、誦經,與其他「迷時師度」有造作的修法有所不同。不取修相也不必捨修相,完全超越了能修所修,修與不修。

有時愈高的法愈單純而不複雜,但現代人因為概念知識纏縛,習於造作,反而不知如何自然放鬆,寬坦任運,休歇於當下,因此單純的修法反而難以進入狀況。

《大圓滿的後半部-「任運頓超」(顯妙用,証虹身)》(藏音「脫噶」)

大圓滿道後半部的「(藏音)脫噶」,是在明心見性的基礎上,由體起用。「脫噶(torgal)」是藏音,意思是「頓超」。

依「徹卻」「立斷悟本淨」已明心見性的瑜珈士,在得「見」住「定」合「行」,識得自性本體,也能令生滅萬相自解脫的定慧基礎上,再修「脫噶」以達究竟。

自性本來清淨,但為業力粗濁氣脈所擾,變成跛人騎瞎馬,粗濁五根觸五塵即黏縛取捨,生出妄心墮入輪迴。

脫噶」將真心依智慧氣脈,經「法報化三姿」,「三種凝視法」,經「六光(six drolma)」,「四相(four vision)」,由體起用

行者可由肉眼親見佛性所顯的妙用,現見自性五智光明、佛身、淨土、壇城,得見微觀世界的奧秘,生時在微塵中已漸顯現諸佛剎土。不知釋尊見「明星」悟道,是否就是「脫噶之相」?

自性本體妙用有如日與日光。

本淨自性如母,可由「徹卻見」開顯,「徹卻定、行」証入。

而由自性本體自顯的妙用境界如子,可由熟修「脫噶」而証入。

行之日久,色身與法界佛光融成一片,証果或臨命終時,色身便舉體化虹入法界。圓滿成就者色身融入法界,法界透出色身,即身化虹光成佛。

《「脫噶」-頓超顯妙用 為寧瑪派不共法門》

禪宗五祖掩門為六祖開示一夜,使六祖大徹大悟,夜授六祖託付衣缽法門的「直指禪」,及後世的「參話頭」與「棒喝」,明眼人看來,與聖喜金剛大圓滿椎擊」、帝洛巴大手印飛鞋」,都是以方便立斷粗細妄念,在離心智慧頓現時直指而認取。其實「禪宗」引見自性智慧的方法,與「大圓滿」前半部「立斷(藏音:徹卻)」相似。

但「大圓滿」後半部「脫噶」這種「向上一路,千聖不傳」的即身成佛法門,是舊譯寧瑪(紅教)特有的不共法門,九乘佛法的巔頂,歷來依此証道的祖師不計其數。

《應立志如法實修大圓滿法,不枉此生》

行者在條件具足的情形下,應迅速進入這種內修內証層次的修行,才不致學佛多年,仍多疑而缺乏自信,不知道自己修得對不對,悟得真不真,境界來了仍不自在,了生死也無把握。

大圓滿法門,雖有其前行基礎,但其方法的直接、有效,真是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,不是未親身經歷,只研究教相理論者所能了解的。舉個例子,好比一間房間有許多彩色的燈泡,遮蔽了房間本來的顏色,為了看清房間本來的面目,需要把燈熄掉。一般用歸納分析思惟的因乘佛法就像拿個樓梯,把燈泡一一扭掉,大圓滿則直接關上開關,由根源下手。「大圓滿心髓」和「禪宗祖師禪」了義佛乘,能使福德因緣具足的眾生,頓悟入一佛乘真如實相,橫出三界。其直接殊勝,不可思議。

可說一切修福所積的「福德」,都是為了能進入這種「無上解脫慧」層次修行的基礎和資糧。如在打基礎階段,未逢明師授以能迅速「淨障集資」的方法,也無明眼善知識指點,滯於一處久不得出,則今生一誤可能再蹉跎三大劫,最後還是免不了要過這關。

讀者有緣讀到本書,聽聞到這種法門,又能生敬信,有心學習修持,就是福緣的開始。當尋求有緣上師一心依止,入門起修。

《修大圓滿需依已開悟、有傳承的根本上師,一心依止》

參心悟道過程陷阱層層,須有傳承、聞思修成熟、有緣份、言語也能溝通的根本上師引導、解惑、印証,才能避免錯認妄覺或無始無明為真如法性,滯於一處,久不得出。這種合格上師有如具器弟子的法身父母,滿願之寶。

有志修大圓滿道,首先最重要是找到合格的根本上師,一心真誠依止,親自侍師參學,成為入室弟子。

根本上師會指示如何修「前行」以淨障集資,如何「修以開悟」,如何「悟後起修(這些都是為未悟者依方便而說,讀者莫取文字相)

經根本上師親自傳授、解惑、印証,能真參實悟,才不致如瞎子摸象,或依文解字,誤入歧途,產生流弊。

在關鍵時刻,上師會指示:

靜中如何分辨「法身」與「無念」或「無明」;
動中如何分辨「妄念」與「智慧」。

如《楞嚴經》《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法門》所述:「聞所聞盡,盡聞不住;覺所覺空,空覺極圓;空所空滅,生滅既滅。寂滅現前,忽然超越世出世間,十方圓明。」,不易覺察的最細微造作二元妄心-「所知障」如何打破才能親見真如。
不然錯認真如就像認賊作父,差之毫釐則失之千里。

因「道不屬知,不屬不知;知是妄覺,不知是無記」。如只依文字般若,用腦筋分析思惟,多半落入「解悟」。縱或承當,多屬依因緣生滅之光影,於無相心印,並未看透,只得個片面見地,容易退失,解脫受用功德不能生起,緣境現起仍為境奪,力量不夠不得自在。

真參實悟須依已悟聖師指導如何「真開悟、真用功」,得加持以心印心而直接契入,那時才一見永見。並需由上師印証,切莫未得言得,未証言証,犯大妄語。在一切如法及因緣具足的情況下,古今出了無數的証悟者。

《在証悟前,應該如法的修前行》

大圓滿已証祖師法身遍滿虛空,歷代師徒心印傳承,根本上師亦大徹大悟,入室弟子不只靠自力參悟,修「上師相應法」得傳承加持,以心印心,易當下頓悟。其層層引導極為善巧,非最上根器者亦能悟入。

即使行者已被無明覆蓋無量劫而不識自性,就像長期被關在漆黑屋內,但上師的口訣如明燈,光明一現這黑暗無法不走。由認取俱生自性的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,盡燒累劫無明。對根器相應者,這以以果無道的「果乘」法門,能助修行者橫出三界、頓入實相。

但是勿誤認這種修法容易,今生頓悟是由累世漸修的開花結果。若你聞法當下無法頓悟,應該要如法的修「前行」:

  1. 首先是「轉心四念-人身難得、無常、輪迴苦、因果業力」,轉心出離輪迴,趨向佛法;
  2. 再來是「皈依」和「發心」,建立對上師三寶的「信心」和對眾生的「慈悲」;
  3. 之後修「金剛薩埵」,淨化自己身口意的業障;
  4. 修「供曼達」以圓滿福慧資糧;
  5. 修「上師相應法」以心印心。

以上的修行是「因」,「果」就是能面見自性,悟入「大圓滿見」。

《在証悟前,亦應該嚴守戒律》

行者在証悟前「迷時師度」,並需嚴守戒律,止惡修善,積福慧資糧。

蓮師曾說:「大圓滿法的見地比天高,但行為卑下謹慎,最基礎的修行亦不輕乎」。行者切勿目輕一切,只是口說大圓滿,反正自心是佛,不重因果,不守戒律,不敬三寶,不做有為修行,其實自心並未能住於「大圓滿」境界,落於「口頭禪」於解脫無益,反種下墮之因。

《結言》

由於本文僅為初修者簡介及篇輻所限,並且實修大圓滿需依止根本上師親自參學以得傳承與加持以心印心,其他細節如:

  1. 非生而「頓悟」的根器,如何「漸修」以成正法器?
  2. 「理悟」與「事証」
  3. 「修道次第」
  4. 真正大圓滿道「見(view)、修(meditation)、行(conduct)」的指示

請依止有緣上師親自如法學習。

 
本尊三金剛 靈熱樂空智 真如法性義 無修不離修